加入收藏在线咨询
位置: > 日博网站 >

爱奇艺,病在九千人

作者:admin时间:2022-03-25 11:39浏览:
html模版爱奇艺,病在九千人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丨20社,作者丨马程 李威,编辑丨罗立璇

爱奇艺开启了史上最大规模裁员。

据多位人士透露,本轮裁员占总数的20%-40%,几乎覆盖了爱奇艺所有部门,从影业、IP、游戏、文学、电商等部门都无一幸免。裁员消息传出后,公司股价甚至一度小幅上涨。爱奇艺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。36氪分析指出,爱奇艺正在面临严重的现金流问题。按目前的烧钱速度,爱奇艺在今年年底账上可能只有50亿人民币的现金,这意味着甚至无法支撑一年的运营所需。

而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与一般人想象不同,优爱腾三家长视频平台中,爱奇艺的员工总数远超另两家。财报数据显示,爱奇艺2019年员工总数为8889人,2020年降到了7721人。

“但这仍然是腾讯视频的三倍左右。”一位业内人士称,爱奇艺的员工规模暴涨,始终于2019年,在当年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,爱奇艺创始人、CEO龚宇一口气揭幕了旗下21款产品矩阵,涵盖了VR、短视频、文学、动漫、直播等众多领域。而现在,这些产品都在裁员,甚至有的项目可能会被全部裁撤。

“腾讯视频和优酷也有一些其他业务,但整体来看,仍然是长视频平台。而从2019年之后,爱奇艺已经扩张成一家科技公司,一个微缩版腾讯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说。

这也是无奈之举。长视频网站长期困于亏损,必须寻找出路。2018年的爱奇艺招股书显示,其2015年-2017年净亏损分别为25.75亿元,30.74亿元,37.36亿元。而随着上市进行的上一轮扩张,无疑催生了畸形庞大的组织。这就像一个定时炸弹,裁员,是爱奇艺命中注定的拆弹行动。

01、“苹果园”的崩溃

2018年3月,爱奇艺终于成功IPO。上市后,爱奇艺员工数量快速增长,从3000多人扩展到近9000人。曾在爱奇艺工作多年的黄鑫感慨,如果没有“苹果树”,现在资金可能不会如此紧张。

苹果树,以及在2018年上市后升级的苹果园战略,由龚宇提出。这一战略的目的是,希望能够围绕爱奇艺的原创IP,进行多链路开发和精细化运营,实现“一鱼多吃”商业模式下的合作共赢。

一年之后,爱奇艺果然一口气推出了21款产品,包括爱奇艺知识、爱奇艺泡泡、爱奇艺VR、奇秀直播、爱奇艺阅读、好多视频、爱奇艺漫画等,其中很多方向都让业内人士感到出乎意料,更像是把所有和内容相关的方向尝试了一遍,而和主营业务的联动性较差。

大量的新产品意味着大笔开支和大量招人。根据财报,爱奇艺在2019年已经达到了8889人,是近年来的峰值。除了腾讯视频以外,另外一个鲜明的对比是,当时全年营收比爱奇艺多了10亿元人民币的拼多多,在2019年末的人数是5828人。

就算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,何况是连年亏损的爱奇艺。很快,爱奇艺开始降本增效。目前来看,最早被开刀的是爱奇艺面对粉丝做的社区型产品“泡泡”,在2020年上半年被传出裁员30%的消息。在上海的互动娱乐项目,也曾被大规模裁员。

爱奇艺的前员工水水,现在是B站职场类UP主,曾回忆此前2020年初的裁员:“当时我前一周还在和一个上海一个游戏业务相关的人沟通业务,还做了比较详尽的规划,下一周回来点开就发现头像灰了,标注该员工已经离职。他的领导也灰了,一个部门几十个人都被裁掉了。”

“苹果树没有结出更多的果子”,黄鑫感慨。现在,果子正在一个接一个地落下。

据一位爱奇艺内部员工消息,本次裁员中,游戏中心几乎全员裁撤,爱奇艺文学从80多人精简到了35人。

2020年4月上线的爱奇艺随刻,也是这次裁员的重灾区,裁员30%-50%,剩下的团队被合并到其他部门。随刻是一款对标YouTube的视频兴趣社区产品,在业内人士看来,更像是对标B站、抖音的中短视频APP。

这一次随刻被合并,也是大众关注的焦点。一方面这是爱奇艺最近一年最高调的一次推新产品,这也意味着长视频网站布局中短视频内容的一次重要挫败。

“最开始大家都摩拳擦掌,有心力想拼一下,bet9。大家都知道字节系产品有多赚钱,中短视频就是为切入信息流广告,为了增加收入。“黄鑫表示。

“随刻”的高光时刻在2020年,《青春有你2》播出期间。彼时,依靠与综艺播出的互动拉新,“随刻”app短时间内快速涨粉。仅《青春有你2》收官战前的#婧彩倒带#活动,一个活动就创造了50000多条评论,刘雨昕的和粉丝互动的视频在发布不到1天的时间里就获得了7000多条评论。

但是,很快随刻就遭遇了增长难题。大树之下难长草,抖音、快手已成参天之势、B站也在快速增长,新的短视频APP很难进入。而且,更早之前,爱奇艺还曾尝试过在主站内做短视频,于2018年上线了短视频频道,但是由于中短视频的分发模式和长视频全部不同,再加上用户使用习惯也很难改变,长视频平台的短视频产品一直没有什么水花。

随刻也确实欠了一点运气,还没等这个APP培养起用户习惯,粉丝效应带来的增长就难以继续。2021年初“倒奶”事件后,爱奇艺宣布暂停一切选秀。

随刻的地位这时本就尴尬。黄鑫回忆,今年包括龚宇在内的长视频大佬集体向短视频发难后,内部对“随刻”的议论更多了。“有些敌意和怨念也不难理解,也有声音认为随刻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”

要知道,随刻和VR部门一样,都曾被寄望成为爱奇艺苹果树上的金苹果。“这两个项目是直接向龚宇汇报的。”一位离职员工告诉20社。而在这之后,随刻团队就一直被调整,“甚至有一次直接从市场部派了一个能力很强的人去管,让人感觉一直没有搭建起来合适的人才框架”。

02、“有水分”的工作室制度

从今天看来,雪上加霜的事情是,除了前文提到的新业务,爱奇艺的自制内容团队也在迅速扩大。

爱奇艺在2014年正式提出了工作室战略,也就是将内容中心划为不同的工作室,推出自制内容。在当时,这被认为能够促进内容人才发挥主观能动性、吸引行业人才加入,且对抗当时已经被哄抬得很高的电视剧价格市场,降低内容采买成本。

但在限薪令、限古令等一系列政策出台,影视行业遭遇寒冬,也就是内容采买的价格下降后,爱奇艺的组织架构并未跟随市场行情作出特别大的调整。到2019年,爱奇艺官方口径表示,已经拥有3个中心,下属工作室共有21个(包括剧集与综艺)。

到2021年中旬,据多方总结,爱奇艺的工作室数目已经超过30个,其中,自制剧工作室超过17个,综艺工作室为12个。

以自制剧集为例,除了前几年依靠部作品出名的高级副总裁戴莹、李莅樱等人,爱奇艺还广泛吸纳了来自华策、克顿、华谊兄弟等多家公司的高级制片人。综艺方面,已经由最早的车澈、姜滨等人扩大到12个,仅围绕说唱节目的就有三家相关工作室。

至于工作室的效果,爱奇艺内部褒贬不一。

黄鑫认为,在内部架构中,工作室属于中台,但中台是一个很虚拟的概念。

“我在职的时候,自制综艺直接向陈伟汇报,陈伟向晖台(王晓晖)汇报。但是工作室也有很多部门和其它业务线是重合的,比如宣发、营销,大家经常会各干各的。爱奇艺设想的是用中台提高效率。内容端的人,就陈伟,车澈、姜滨,还有营销的董轩宇、包括技术端的人都是中台的一部分。我理解,中台就是把一个项目放进去,就有各个端口的人,自动去负责各个方面的工作。”

实际上,这些工作室与爱奇艺的关系也十分松懈,很多爱奇艺员工表示连名字都很陌生,“工区都没有名牌,更多是给一个头衔。”

在各家追逐自制内容的大趋势下,工作室也被广泛运用。如腾讯视频有7家自制综艺工作室,优酷有四家工作室。但腾讯和优酷主要是内部把控,制作外包,并且以综艺的形式和风格来区分工作室,分工明确。比如江苏卫视《我们相爱吧》的编导池源加入腾讯后,只负责恋爱、社交观察类的节目,连续推出过《平行时空遇到你》和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。

“爱奇艺是每一次有新的重要制作人进入,就会成立一个团队,单独开一个工作室,这其实消耗很大。”一位内部人士表示。

诚然,爱奇艺很多爆款和制片人的业务能力有直接作用。比如爱奇艺高级总监、灿然工作室的制作人齐康曾经制作了《无证之罪》,后期奇运工作室的卞江制作了《沉默的真相》,促成“迷雾剧场”爆火。

但同时,也有不少其他平台的制作人进入到爱奇艺,却迟迟没有出圈的作品,但人员和资源都有消耗。

“大家都在内卷,有一个爆款就会都扑上去做。”爱奇艺前员工张翼表示。在他看来,前两年视频网站在不断的消耗前几年买的仙侠、甜宠类的IP,这是离变现最近的、最省钱的途径。爱奇艺虽然率先推出了迷雾市场,创新类型,但还是要不断消耗悬疑类型,加上不是每一部都能回收成本,每个工作室都很难。

到现在,这些利润率不那么高、甚至赔本的独家自制内容,还无法持续吸引更多的付费用户。爱奇艺近期发布的Q3财报显示,会员数量出现小幅下滑,订阅会员总数为1.053亿人,同比减少120万人。

而且,由于已经有这么多自制工作室了,爱奇艺很少与制作公司深度合作,目前只有马东的米未传媒。但腾讯和优酷还是更倾向于外包,建立更广泛的合作关系,同时也分散了风险。

制作人独大,也为各个项目的后续开发埋下隐患。“内部也会有风传,就是一些工作室的一些制片人大佬,他们其实有亲属是影视行业从业者,会和一些制作方里应外合吧,每个领导都有喜欢的供应商。”张翼说道。

还有一位前员工对20社提到,还有一些制片团队,在离开爱奇艺前,曾被多人举报涉嫌腐败,但最后也没有处理,甚至获得了爱奇艺的注资。

03、命中注定的难题

但对于组织的核心问题,爱奇艺似乎还没来得及解决。当下的爱奇艺,还在抢救的止血阶段,降本增效。

除了裁员常见的对象——应届生和试用期员工外,爱奇艺被裁的员工有一大部分为公司中层,或者工作多年、高薪的“老员工”,裁员比例最大的为市场投放这一类的花钱最高的部门,有些团队甚至全部被裁,即使是技术部门以及最核心的内容部门也难以幸免。

但无论如何,各部门的“雨露均沾”式裁员,表明爱奇艺对于苹果园战略依然抱有期望。

在大多数员工心中,龚宇是一个理性又严谨的人。毕业于清华,龚宇一直按照很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和员工。张翼提到,龚宇的发言从来都不找他人代写,也从来不让助理或者其他团队帮忙准备PPT。他所在部门经常可以看到龚宇亲自回复的邮件。

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细节,每次爱奇艺举办活动,只要龚宇出席的,他都会在开始前亲自调整座位,为了让嘉宾们都能坐在最舒适的位置,避免不快。

确实,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三大视频网站中,爱奇艺一直在做开拓性的工作,且内容口碑极佳。比如第一个开启会员制,第一个取消前台播放数据,改用活跃度,第一个创办说唱、偶像选秀节目等。

这样的严谨一旦有些“过了”,就会变成“执着”。“很多人中午会去公司附近的麦当劳,从后门出去最近。龚宇发现之后,还特地发了全员邮件,让大家不要走侧门”,一名员工回忆。

这种“执着”是否也会表现在对于“苹果树”业务的布局上?至少对于很多员工来说,VR、短视频的风口来袭,很难判断是否适合自己,是不是一定要去踩一脚?“一些项目最初就知道不行,领导让做所以才去做。” 黄鑫说。

爱奇艺在上市后的发展中,一直面对着与自身商业模式的矛盾。为了弥补各个不赚钱的业务,爱奇艺在近几年也开始做更多商业化的尝试,比如提升会员费;利用选秀等节目提升市场营销业务等。

进入2021年,爱奇艺按下暂停键,很大程度上因为商业化的“激进”尝试,让组织的抗风险能力变得非常脆弱。可以说,今年的两大事件强力催化了爱奇艺的裁员。

一边是“倒奶事件”导致的终止选秀,终结了利润丰厚的饭圈生意。爱奇艺失去了一大收入来源之余,还失去了偶像这一板块的产业链前景。

另一个关键要害,是停止超前点播。从2019年腾讯视频的《陈情令》开始,视频网站开发了收费新玩法,热门剧集播出时,会员可以通过额外花钱,再多看几集。爱奇艺的《延禧攻略》 ,也采用了相似的收费逻辑。但现在,这一玩法也被叫停。

本质问题是,爱奇艺虽然一直在创新,但是决意押注自制内容、一味扩大业务,却没有出现第二增长曲线。在资本市场下行的当下,爱奇艺已经“烧光”了市场信心。

很长一段时间,爱奇艺的发展得益于投资人、品牌方的不断“输血”。

长视频难题是全行业的,如何解决盈利难题,包括爱奇艺在内,目前还没有一个合格的答案,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。

注: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黄鑫、张翼为化名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电话:86 1317 3122242
传真:1317 3122242
邮编:276826
地址:中国 山东 诸城市 开发区工业园